第575章 一碗面条引发的斩首血案(下)(1 / 2)

话不投机半句多,这是蔡金阳的感觉,不过他生硬的拒绝了胡彪之后,也没想到有啥不妥,而是继续在洗刷餐具。

胡彪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,脸上露出木然的神色,但是如果谁靠近过去仔细聆听,会发现他双唇微微张合,默默念叨着:

“这龟儿子是个混蛋,要饿死老子,他要害死老子,老子要先整死他咯!”

就在蔡金阳扭头准备把两桶餐具提走的时候,胡彪猛地冲上前去,一把抽出桶里插着的一把菜刀,然后转过身来,面色狰狞地对蔡金阳吼道:

“曰你仙人板板的!龟儿子不是好人,你要害老子,老子砍死你!”

“啊!”胡彪的刀比他的话音还快,蔡金阳都没反应过来,就被当头劈了一刀。

他就愣愣地站在原地,直到脑门的鲜血流下来,渗入眼眶,才让他感觉到了疼痛。

“救命啊,杀人了啊!”蔡金阳哭喊着朝自己餐馆跑去,他背后跟着的是面色狰狞,手提菜刀的胡彪。

胡彪三步并作两步,赶上有些大腹便便、慌不择路的蔡金阳,又是一刀砍在他后背上。

这菜刀是面馆用来切面和剁骨头的,又重又锋利,一刀就把蔡金阳砍倒在地,只能手脚并用的向前爬行,一边向周围哭喊求救。

周围的人也都被惊呆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杀气腾腾的胡彪提刀上前,手起刀落!

“救救命啊!”伴随让人胆寒的刀光和迸射出来的血光,还有蔡金阳声嘶力竭的哭喊声。

如果这是在市区,可能会有人见义勇为,然而在是非众多的火车站,无论是旅客还是做生意的,都抱着少惹事的心思,不愿上前。

而且,前几年在HX西南春城发生的火车站暴恐事件,也让人们犹如惊弓之鸟,胡彪的长相也有些像某族群的,顿时让很多人以为,又遇上在火车站砍人的神教徒了!

说来还真凑巧,春城那次袭击,恰好也在春节后进城务工的高峰期,也在火车站内。

这无疑是触动了不少人敏感的神经。

而且胡彪长得怎么说呢?三角眼、凹眼眶,鼻子挺翘,肤色还有些白,再加上比较健壮,咋一看上去,真的有些像西北的某些族群的人。

于是,不少人哭喊着“砍人啦,杀人啦!”,直接朝外逃去,这一下就在火车站周围,掀起了一阵人群奔散的浪潮!

人们哭爹喊娘的朝外逃窜,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堆旅行包、皮鞋、皮包的遗弃物,看上去真的像发生了KB袭击一般。

没人上前,而那个胡彪手中的刀子不断举起,又不断落下!

仅仅十几秒,蔡金阳的求救声就由高昂变得低沉,最终归于沉寂。

然而胡彪疯狂至极的砍杀仍在持续,他嘴里叫嚷着:“你要害我,我砍死你!”的话,看着蔡金阳的手脚还在神经反射的作用下抽搐,居然挥刀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!

而且一刀连着一刀!

餐馆的菜刀足够锋利,几刀下去,蔡金阳就身首异处,胡彪这才结束了砍杀,提着他死不瞑目的头颅,咬牙切齿地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“妈呀,砍人头了!”

“杀人了!是某教的暴恐分子,在割人头啊!”

还在壮着胆子围观的人群一阵阵惊叫,这太像网上流传的某些极端分子斩首画面了!

在这血腥的现场,三角眼年轻人提着人头,走到水龙头旁的一个垃圾桶边,一甩手,蔡金阳那闭不上眼的人头,就被丢入了垃圾桶内!

而他则提着刀子,径直朝周围的人堆,缓缓走去。

“啊!疯子啊!”

“1515来这里制造袭击了!”

这一下,还有胆子围观的人群也顿时作鸟兽散,尤其是他朝向的那面,人们更是惊慌失措,相互推攘践踏,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